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微信名称:美国米群网

微 信 号:MeetQun

微信QQ:群: 320065698

查看: 156|回复: 2
收起左侧

[人文] 追忆马长礼:一代经典“刁德一”从此活在回忆里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119

精华

2099

积分

米群网大牛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发表于 11-24-2016 11:27 AM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马上注册或者登录会查看更多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1月22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马长礼先生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享年86岁。在一代人的心目中,马长礼最深入人心的角色便是在京剧《沙家浜》中扮演的刁德一,“这个女人不寻常”和“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等唱词在一代人那里张口就来。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马长礼

“今年我们北京京剧院走的老艺术家有点多,比如梅葆玖老师,马长礼老师,吴素秋老师,他们都是可以开宗立派的老先生。我们肯定是很伤心的,但一定不能只是悲伤,我们要思考以后怎么走,怎么继承老先生们的衣钵。幸好前几年京剧院就开始录制这些老艺术家的资料,录他们对各种戏的想法或人生阅历。我们会好好学习好好继承,特别是北京京剧院这些先辈,这些老艺术家(的遗产),我们会接过这个旗,然后一代一代地走下去。” 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京剧奚派传人张建峰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学院教授杜鹏是马派的传人,他也对京剧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老一辈的艺术家们先后离世,当然会对京剧的传承有影响。但我觉得也不是那么悲观的。作为一个有实力的从艺者,他的基础自然非常重要,传承流派就是一个基础的展示。我希望青年演员赶紧抓紧时间向老先生们学习,然后通过学一出戏,举一反三,通过自学去体悟,去继承与发展。老一辈艺术家们当年也是通过多看多实践,自己悟出来的。老师主要是起到点拨的作用。”


11月23日,马长礼去世后的第二天,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了马长礼的女婿杜镇杰,谈话中杜镇杰对岳父的故去充满了惋惜。杜镇杰说:“他对名利看得很淡,很低调和蔼。但是他对艺术一丝不苟,他也对艺术的传承和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比如《沙家浜》里的刁德一,以及后来他演的陈世美。”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马长礼(左)在《沙家浜》中扮演刁德一。

马长礼退休时说:“我退休了,把舞台让给年轻人吧。”但是他的离开并非是彻底离开京剧的园地去享清福。“他真的是很为京剧着急。”杜镇杰说,“岳父退休以后基本不怎么参加戏剧活动,可是后来有一段时间他去了香港,还创立了一个香港京剧团,他在那边还是从事京剧工作。”

杜镇杰认为岳父作为一个戏剧家,长处就在于他能兼容并包。“他的戏剧中很多东西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发挥自己的条件,把京剧美化。他博采众长,他在舞台上塑造的人物都是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让观众感觉很新鲜。京剧是讲究传承,讲究门派的,但是京剧也要发展,岳父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很多,我追随他这三十年,都能感受到他的言传身教。他说:‘京剧,包括它整个的艺术克隆不出来,你就是克隆得一模一样,你都落后了,因为你克隆的那个时代是不同的。’”杜镇杰说。

张建峰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感叹:“我前一段时间还看到同事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马老师在病床上的照片,我一看,哎呀怎么成这样了。没多久就听到马老师故去的消息,真的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啊。”

马长礼最后的时间,杜镇杰一直陪在他身边。杜镇杰说:“上星期他在病床上还挺高兴的呢,还跟我说戏。上周五在医院的时候,我们害怕周末没有医生,怕出现什么问题,不好抢救,设备也少,于是让他住到重症监护室。才住进去,他就走了。”


马长礼祖籍浙江,祖父马祖培曾是清末刑部衙门总管,后家境衰败。“我们兄妹五人,按‘仁义礼智信’排名。由于我二哥喜好京剧,我受他的影响也喜欢上了京剧。当时我们家与李洪春先生是邻居,他就让我到广和楼跟高德勋、李和曾、贺玉钦、王玉让、张玉禅等几个中华戏曲学校的学生一起练功。”《马嘶长鸣,礼敬谭杨——京剧名宿马长礼访谈录》中这样记载马长礼与戏剧的缘起。

学戏的过程自然不简单。在电影《霸王别姬》里,小时候的程蝶衣非要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从而遭到师傅毒打,把刷子塞进他嘴巴里,搅得鲜血淋漓。

同样的情景也曾发生在马长礼身上。他在访谈中回忆:“张盛利先生教《打金枝》时派我演皇帝,唱‘西皮三眼’这段。可我总把‘金乌东升玉兔坠,景阳钟三响把王催’里的‘催’唱成‘吹’。有一天,下了好大的雪。张盛利先生刚进门学生就把准备好的掸子和鞋刷子递了上去。张先生边掸雪边说:‘先让小马唱。’当我唱到‘吹’时,张先生说:‘你过来。’他掐着我的两腮,叫我张开嘴,随即把鞋刷子插进我嘴里一通搅和。我感觉很牙碜,流出了血,张先生再叫我唱。我张嘴就唱,不想我这次竟唱成了‘催’。”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张建峰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我记得他跟我说过,我们这一行是吃开口饭的,一定要跟大家都和和睦睦的。有一次他听我唱《白帝城托孤》,他提点我要吸收奚派的精华,不要模仿奚先生晚期的声音,特别苍老的,那样会磨损声带。声音一定要挂到那个位置上,不要只是学皮毛,毁自己的艺术生命。他的指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张建峰对马长礼的《春秋笔》印象非常深刻:“那是1980年代的作品,他那种节奏感和对马派的诠释,简直太好了。我记得我曾说过,马长礼他们这一代人为什么这么好呢?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是边学,边跟着马连良先生、谭富英先生他们同台。马长礼老师好在他是真正学习了马派的精神,他不是只学了马派的路子,他演起来有他自己的风格。”

马长礼的文字很有意思。他身上有师承、有传统,他曾在戏的江湖打拼过,言语间有着与现世相隔的时代感。

0

主题

0

精华

9

积分

新米人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11-24-2016 03:08 P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刷题ds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3

主题

114

精华

2054

积分

米群网大牛

Rank: 6Rank: 6

积分
2054
发表于 11-27-2016 11:23 AM 来自美国米群网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刷题ds帖子好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